西洋骚货之180|骚货 小说|骚货五月天
业务邮箱
GTb7ty3f@sina.com
首页> 欧美黄片电影网站

第210章解铃还须系铃人

内容详情

第210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罗莎好像也被我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住了,她好奇道:“刚才你应该也听到那个小女孩说的话了,到底谁是陆浩永呢难道你们也认识啊”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就是陆浩永。” “啊”罗莎是怀疑地盯着我,难以置信道“你怎么会是陆浩永别开玩笑了” 我都快被她给说笑了“我就是陆浩永啊我骗你干什么你要是不信的话,我身份证随时就在身上装着,我可以给你看看。” 于是我拿出了身份证,给她看了一眼。 她把我和身份证反复看了好几遍,最后才惊讶道:“你真的是陆浩永啊你怎么不早说呢那现在可好了,你能把那支金钗给复原,你以后就是我的如意郎君了。还有,刚才果儿说让我去你的身边接近你,然后找回九之源,现在也正好可以一起办了。” 我尴尬道:“我可没同意我是你的如意郎君啊这种话你不要说。还有,那个九之源和我没有半钱的关系,你接近我,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们找回九之源。” 罗莎疑惑道:“那果儿为什么说九之源的丢失和你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呢” 我冷笑道:“果儿你还不了解吗狠毒辣,诡计多端,她刚才那么说,指不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我劝你还是不要听她的,不然的话,说不定我们都会陷入到她的圈套当中。” 罗莎面难地说道:“可我刚才都已经答应她了啊还有,这件事情看上去是她要找我商量的,其实是强迫我执行的,为了家族的利益,我还能怎么办其实我也是不愿意嫁到王家来的。” 我无奈道:“要不然你就将计就计吧先暂时接近我做做样子,然后看看那个果儿到底有什么阴谋哦,我们再做决定。” 罗莎点头道:“现在看来也只能先这么办了。对了,上次在我们王罗两家的联姻晚宴上,你非要着我,是不是就是因为我长得像你那个失踪的女朋友啊” 我尴尬道:“是长得像我的一个朋友,不是女朋友。果儿说的话你还是不要信的好,说的全都是谎话,听着还都像是真的。” 罗莎笑道:“反正不管怎么说吧以后我就是你的女朋友啦” 我皱了皱眉头,心里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,怎么突然一下子,这些女鬼就全都上我了呢 之前弃我而去的小芸,现在都已经怀上了鬼胎,还要千方百计地接近我,而且还害死了我爸 上官燕虽然失踪了,说了一些让我稀里糊涂的话,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了。但是现在这里又出现了一个和上官燕长得一模一样的女鬼,要让我做他的如意郎君。 还有那只千年干尸就不用说了,没有我她就活不了,所以她肯定是不能离开我。 这些事情凑到一起,我隐隐觉得最近肯定是要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,必须要谨慎行事才行。 之后我又<死亡货车>重新问了罗莎七星毒蛊的事情,她说的也是云里雾里,估计她也只是听别人说过而已,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是很清楚。 既然如此,今天这趟也算是没白来,最起码知道了果儿的阴谋诡计。 临走的时候,我把珍珠又给收了回去,我对罗莎说,这是我朋友的东西,我还是要替她保管好的。 罗莎也没说什么,只是傻傻笑着。她说很快就会和我再见面了。 我心里也没什么想法,只是希望能够早点找到七星毒蛊的解药。 离开这里的时候我比来的时候还要小心,因为我怕果儿就在这附近,容易被她发现。 而且通过刚才果儿和罗莎的对话,我也知道在阴间,晚上才是他们主要活动的时候,所以一定要万分小心,很容易碰见其他的鬼魂。 不过,我的运气倒是出奇的好,不仅没有遇见鬼魂,甚至连多事的人都没有遇到,很顺利就从地下停车场那里出来了。 我看了一眼手机,发现现在已经都快要天亮了,我便急急忙忙地回到了稻田村,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和道士大概说了一遍。 道士也告诉了我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,他帮我去调查我爸的事情,他说我爸肯定能救活,但是过程会非常复杂,而且还不仅仅是因为小芸的原因我爸才会死,这其中一定还另有隐情。 我点点头,说先把罗茜的事情处理好,就去调查我爸的事情。 然后我又去罗茜的屋子看了看她,她的精神状态变得更差了,整张脸都已经变青了,看上去萎靡不振的,估计药效快要全部发作了,到时候,她一定会十分痛苦的。 隋汴倒是还不错,看到罗茜变成了这个样子,不但没有嫌弃,反而一直在罗茜身边照顾她。 我一宿没睡,精神状态也不好,就赶紧躺在床上眯了一觉。 醒来的时候,道士和胖子已经出去,我问隋汴他们去哪儿了,隋汴说她也不知道,好想听道士说去什么地方了,但是她当时只顾着和猫玩了,记下来之后就又给忘了。 我真是哭笑不得,隋汴还真是随便啊 我刚要去罗茜的房间看看她,就发现在门口的台阶上,摆着一个小小的瓷瓶子。 一看这就不是什么寻常的东西,而且摆放的位置也很特别,肯定是有些人别有用心地摆在了这里。 会是谁呢 我弯腰拿起这个小瓷瓶一看,上面贴着一个小小的字条,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着“七星毒蛊解药”这几个小字。 我当时都给激动坏了,差点儿没大笑出来。 这是谁放在这里的 肯定不是道士和胖子,因为他们要是找到了解药,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的才对,绝对不会把解药放在这里。 我估计多半是罗莎,因为昨天晚上通过我和罗莎的对话,我觉得罗莎还是很心疼她这个姐姐的,她是罗家人找到解药应该不难。 这时,我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,这个所谓的解药,是真的吗